快捷搜索:

不但折损了护法战帝天,还让秦阳言语间一通奚

天音阁。
 
    天光城圣女天音居住的地方。
 
    不但折损了护法战帝天,还让秦阳言语间一通奚落,气得她在那里直跺脚:“秦阳,看本圣女不将你碎尸万段!”
 
    天光城战力榜第一的战天玄,奉召而来过。
 
    如果单论战力不论出身,战天玄的实力,在天光城说第一,没人敢说第二,只因他贫寒的出身,让他无法跻身圣子圣女榜之列。
 
    但是凭着惊人的战力,战天玄如今也为战家争出了一片天。
 
    “天玄,现在你家兄长遇难,可知这罪魁祸首是谁?”
 
    死去的战帝天,是战天玄未出五幅的本家兄长。
 
    “谁?谁害死我兄长?”战天玄勃然大怒。
 
    当他得知战帝天因秦阳之事而死,一拳直接砸了下去,把桌子得粉碎:“秦阳是么?”
 
    就在天音带着战天玄离开去找秦阳后,灭罗的弟子,现任城主光威坐不住了:“我的圣女啊,你这不是胡闹吗?”
 
    火速地带着人后面就来。
 
    光威心里明白的很,不管外界传闻怎样,这秦阳在怎么草包,也是太浩元的徒弟,要是圣女他们把秦阳怎么样了,师尊没在的情形下,将是天光城的灭顶之灾。
 
    别说现在师尊不在,就算师尊在此,也要给太浩元三分薄面。
 
    光威在临行前,多了一个心思,他打听清楚,最开始秦阳只打算拿乌金丝交换,结果惹事的战帝天去了以后,把事情谈崩了不说,还自己搭上性命,所以出发前就命人找到并拿上乌金丝,在带一些其他珍宝,马上追赶他们的队伍。
 
    乌金丝确实是弥足难求不假,但是想较于平息一场风波,保住天光城,取舍之间,光威自有判断。
 
    更何况此去还有战天玄,他可是天光城战力第一的人啊,这人如果在有折损,加上损失的战帝天还有紫玉,天光城不说伤了元气,也是伤筋动骨了。
 
    更何况的是,就算太浩元本人不会因这事公然出手,以圣域学院的底蕴,那些二代院长,三代院长,还有一众长老哪个是省油的灯!
 
    光威越想越是担心,催促着队伍加快脚步。
 
    但是并非带上的本人都达到控物飞行的地步,光威无奈最后舍弃队伍,自己一人凌空而起,希望可以及时追上二人。
 
    但是哪想到前面二人报仇心切,天音又平时给灭罗骄纵惯了,这会祭出了从灭罗送她的天光雷行符!
 
    天光雷行符,配合控物飞行术,祭出后无限接近瞬移术。
 
    前面本来就要追上了,但是突然听得一声雷鸣,光威心头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 
    天雷一出,光影随行,起!
 
    随着天音的咒诀念出,后面光威在要制止已经晚了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圣域学院,秦阳没想到天音他们来得如此之快。
 
    落地的天音和战天玄直接叫嚣起来:“秦阳呢,秦阳在哪,让他出来受死!”
 
    “狂妄至极,我主人的名字,也是你们叫的?”
 
    剑奴直接提剑拦住去路。
 
    轰!
 
    兵器相交的声音,战天玄几乎同时出手了。
 
    天光城战力榜第一,名不虚传,而且剑奴吃亏在自己没有出青蚨剑,因为他知道这青蚨剑不是随意就可以出鞘的,更何况现在他的剑灵没有完全突破蒙昧,出剑太多于剑灵有损。
 
    对于剑道,剑奴自是人如其名,所以他只是钢剑出鞘。
 
    呼!
 
    剑奴被迫得身形倒退:“天光城战力榜第一,还算有些实力!”
 
    剑奴除了一心护主以外,他在天光城时,也早就听说这个战天玄,早有会会此人的打算,想我剑奴只因奴隶之身,不得参与排行,不然谁最后力压群雄还未可知!
 
    看到剑奴出手,两人全都大怒,天音将手一指:“你不过是个奴隶,如今又背叛本圣女,去死吧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