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天光城的战帝天天炎城的星帘都在踏往圣域学院

讲到这里萧如列说:“想必那是先祖必是看出,我便是萧家世代封印者传承,才让我转交给主上。因为那日我接过这圣物时,就感觉心中微动。却因为封印缘故,未曾识得。”
 
    封印破,圣物归!
 
    随着那道光华的消失,天炎城的萧天炎抓狂不已,他不甘心这样的命运。
 
    “星帘何在?你这就去把圣物抢回来,那是我萧家的圣物,萧家的!”
 
    萧天炎近乎咆哮地下着命令。
 
    比赛之初,天光城的战帝天,天炎城的星帘都在踏往圣域学院的路上。
 
    天炎城因为地处边陲,星帘还在路上,而战帝天明日就将到达圣域学院,战帝天是个自负的人,人还没到达圣域学院,战书先到了。
 
    战书措辞非常激烈,扬言秦阳胆敢不交出扣押的紫玉使者,不但会把秦阳碎尸万段,还要把圣域学院夷为平地。
 
    秦阳当即回信:“你若好话好说,此事尚有商量余地,但是如今没有乌丝交换,一切免谈。”
 
    战帝天收到回复肺都要气炸了:“很好!既然这样,明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
 
    第二天,战帝天上门挑战。
 
    秦阳带着剑奴萧如列等人列队出来。
 
    剑奴认主之后,现在专职只为秦阳背剑,同时秦阳还将《太一剑法》传授给他。
 
    剑奴此时背背双剑,一把是绝世的青蚨大剑,另一把则是秦阳平时所用的普通钢剑。样子好不威武。
 
    战帝天看到这个情形,冷哼一声:“本事不大,派头还不小?”
 
    “主人,把他交给剑奴便可。”
 
    说话间剑奴身后钢剑出鞘。
 
    “剑奴?可笑,不过是个奴才!你也配?”战帝天见剑奴出手,脸上露出不屑。
 
    但是这不屑成了他的遗言。
 
    “对付你?奴才已经够了。”剑奴收剑,回以一个不屑。
 
    “把紫玉押上来!”
 
    没想到天音圣女不愿交换不说,还派人过来耀武扬威。
 
    等紫玉被押上来,秦阳说:“现在传话回去,告诉你们圣女,这乌金丝我要定了,而且注定是我秦阳之物。”
 
    紫玉为了活命,心想圣女也是的,我可是还在秦阳手上啊,你怎么能,就看这次圣女能不能把乌金丝送来了,圣女啊念我服侍你一场,你还是快些拿乌金丝来救回我的命吧。
 
    哪知才发完信号,那边萧如列一剑掼入她的心脏,平淡地说:“你已经没用了。我代主上,送你上路!”
------------
 
第三十一章 圣女形像
 
    萧如列的动作干净利落,一气呵成,让秦阳大为吃惊。
 
    “如列,你!”
 
    萧如列脸色依旧平静,以剑拄地,单膝跪倒,说:“主上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需知一将功成万骨枯!主上今日所见的如列,才是真正的如列,若主上不喜如列所为,或觉得如列错了,如列这便领死!”
 
    秦阳摆了摆手,说:“起来吧!”
 
    萧如列起身,秦阳心想,自己以后要成其大事,身边必然要有萧如列这般杀伐果断的人为左膀右臂。看来以前的萧如列,真是受封印影响太深了,这样的萧如列在身边,何愁不成大事?
 
    经此一事,秦阳声威更震。
 
    更有了剑精萧断的佳话,剑奴的剑术,萧如列的决断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天音阁。
 
    天光城圣女天音居住的地方。
 
    不但折损了护法战帝天,还让秦阳言语间一通奚落,气得她在那里直跺脚:“秦阳,看本圣女不将你碎尸万段!”
 
    天光城战力榜第一的战天玄,奉召而来过。
 
    如果单论战力不论出身,战天玄的实力,在天光城说第一,没人敢说第二,只因他贫寒的出身,让他无法跻身圣子圣女榜之列。
 
    但是凭着惊人的战力,战天玄如今也为战家争出了一片天。
 
    “天玄,现在你家兄长遇难,可知这罪魁祸首是谁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