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秦阳的控物术可是易尘亲自相赠和周萱际遇之下

 秦阳高喊的同时,跟着也是控物而起,但是秦阳就想不明白了,为什么每次情急之下,又是召唤出萧四海所赠的竹筒。
 
    看着后面秦阳骑着竹筒追来,虽然样子有些滑稽,但是他掌握了控物术是不争的事实。
 
    周萱不由心中大惊,心想:“难道阳哥并非吹牛?控物术可不是这么轻易掌握的,莫非被太院长收为徒弟之后,有什么特殊的际遇,所以他刚才也并非信口胡说?”
 
    心下一个分神,控物不稳,周萱在前面有些摇摇晃晃起来。
 
    “萱妹小心,竹筒给人我变大!”
 
    秦阳的控物术可是易尘亲自相赠,和周萱际遇之下偶得的残本不同,周萱所习只是入门级的控物飞行。
 
    《控物术》大成者,可控任何无情有实之物,换言之如果愿意,心念一动山川大河亦可为我所控。
 
    只是秦阳现在位面之心还未觉醒,未达到大成境界。
 
    随着竹筒变大,俨然如一只赤红色的大手掌般,因竹筒前系了一个小穗子,此时穗子也跟着变大,立在筒前,让这竹筒又似那扬帆出海的大船,把空中站立不稳的周萱稳稳接住。
 
    “萱妹,你没事吧。”秦阳借势把周萱的腰身一揽说。
 
    “我没事,阳哥没想到你控物术如此了得。”
 
    秦阳微笑:“现在还说我吹牛吗?”
 
    “哼,就说就说,你吹牛吹牛!”周萱扮了个鬼脸,朝秦阳吐着舌头。
 
    “随便你吧!萱妹,现在咱们去哪?”
 
    “嗯,阳哥我想在上面俯看一下学院的风景。”
 
    秦阳点头:“那好!你坐稳。”
 
    秦阳载着周萱,两人乘着这“大船”在学院上空盘桓起来。
 
    居高临下,两人俯视着学院的一切,甚至目所能及的学院以外的地方,有如王者在审视着自己脚下的土地。
 
    秦阳控制着竹筒往更高的高度起飞,让周萱有些头晕乎乎的:“阳哥,可以了。在高就看不清了。现在我看那些下面的人,都跟蚂蚁似的。”
 
    现在秦阳才有了切身体会,凭什么那些绝世强者,可以视万物如蝼蚁!特别是周萱最后那句话,用到此刻真有几分贴切。
 
    当你站到那个高度,一切自然而然。
 
    两人继续在上面欣赏风景,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下来。
 
    但是周萱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:“阳哥,你说如果咱们在空中欣赏月色,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?”
 
    一边说着,坐在偌大的“船”上,双手拖腮满是期待的神情,同时轻晃着一对小脚丫。
 
    秦阳点点头:“好,那咱们就等月亮出来。定!”
 
    让这“大船”静静地定格在学院上空,两人坐在那里相互依偎着,等着月亮升起。
 
    圣域学院,夜幕。
 
    满月初升,月华如洗,投射到安逸而静谧的学院。
 
    “阳哥,快看月亮升起来了!”周萱兴奋得大叫。
 
    学生们训练一天,都累了倦了,熟睡的学生们,听到空中传来声音,都好奇地出来的观看。
 
    “是院长和学姐?”
 
    “真是一对壁人呐。”
 
    学生们发现艳羡之声。心想要是自己有这样的本事,跟心爱的人一起欣赏夜景,该是多浪漫的事啊。
 
    随着月亮升高,巨大的月轮之下,清晰地印出两人的轮廓,在下面观看宛如和月亮融为了一体。
 
    随着月亮升到最高点,月光投射到“大船”之上,因为本身那赤红的颜色,投照下来的光影,都形成一片淡淡的赤红。
 
    刹时间,一片流光溢彩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